中国少年足球梦在日本发芽 已签职业队!谈差距:这里踢球人太多

中国少年足球梦在日本发芽 已签职业队!谈差距:这里踢球人太多



撰文/李建利
 
在日本已经生活5年的周余冶并不在乎他是日本高中联赛史上的第一个中国学生,他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站在日本高中全国选手权大赛的赛场上。
 
在来日本之前,小周在北京十八中就曾是足球校队的一员,在这里他同样加入了足球部,并通过仲田教练严格的选拔成为A队队员。
 
小周就读于日本航空高校,坐落在美丽的富士山下,足球少年的梦想在不断的发芽。高中联赛结束后,小周与日本J2联赛球队水户蜀葵签约,真正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中国少年在日本成为了职业球员
求学路途慢慢
 
在周余冶上初中的时候,他的父亲从北京到日本工作,后来把小周和他母亲一起接到了日本。小周的父亲在日本经营了一家餐馆,与父母来到日本的他,每天晚上都要在自家的中餐馆帮忙。
 
小周所在的学校日本航空高校就是一所集普通科与航空科职业技术教育于一体的中学,这些学校为日本的各行各业提供了充足的人才储备,“在中国,我上的中学比较偏向学习,北京十八中,重点中学,以学习为主。”到了日本,学校则希望学生全面发展,多方面成才。
 
 
小周在学校里是一名走读生
异乡生活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周是学校的唯一走读生,每天中午别人回宿舍休息的时候,他只能在球场边的更衣室独自休息。作为一名中国学生,他仍是球队中特别的一个。
 
回忆起刚到日本时的情景,周余冶觉得很困难,“刚去的时候语言还是最关键的问题,因为不会日语,很难和教练还有队友交流,感觉各方面都很艰难。”只要过了语言关,小周也慢慢融入了日本孩子的生活圈,“语言通了之后就方便很多,天天一起踢球一起学习,很自然的就感觉和集体在一起了。”
 
 
小周的学校在富士山脚下
国外的生活锻炼的周余冶的性格,也磨练了他在足球上的一直品质,“在中国踢球的时候其实也觉得很辛苦很累,到了日本当然是更加艰苦了,但是主要觉得在日本踢球竞争太激烈了,好像不仅仅是踢球,感觉像是一个生存挑战一样。”
 
从初中刚到日本开始,周余冶和日本孩子菊岛就成为了朋友,两人同样喜欢足球,一起学习,一起训练,一起骑车回家的日子也让小周在异乡多了一份陪伴。
 
 
虽然很努力的踢球和训练,但小周的父亲却有自己的想法,“
 
以前踢这个足球,我没有抱太大希望,成为球星什么的,在我这方面,我给他贯彻的思想就是,安分守己读完高中,在日本上个好大学,然后参加工作,这就是正确的人生。”
 
“因为足球这个行业,可不是那么简单,付出的太多了。”小周的父亲说。
 
第一个中国学生
 
但周余冶管不了这些,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入选最终参赛的30人名单。
 
日本航空高校已经6年没有进过全国选手权大赛了,球队的主教练仲田在一次训练结束后严厉批评了球员,“大家不拼命努力训练,这次好不容易到手的全国选手权大赛就浪费了。”
 
但在周余冶看来,日本踢足球的孩子们训练都会很积极,“像我们学校,主教练平时有时开会,没人看我们训练,队长会带着我们一起训练。”
 
 
能进入选手权大会的30人名单,是每个学校踢球孩子的梦想
小周通过努力换来了进入球队三十大名单的机会,“当时全队都在一个屋子里,当时大家都很认真听,心里肯定是特别高兴的感觉。”
 
周余冶也因此成为日本高中全国选手权大赛的第一个中国人,小周说自己其实并不意外,“其实很多次教练鼓励我,希望我在细节方面再自我提高一下,一切都是有机会的,我最后一年的确非常努力,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回报吧。”
 
但周余冶的朋友菊岛一树却最终落选了30人名单,“对我来说,被选进三十人名单是我从进入高中以来的梦想,我来这里的原因就是想进入选手权大赛,现在感觉特别的遗憾,现在还不会退役,但此刻等于把棒交给了一年级学生。我会作为应援的人参与到其中,能让他们多赢一场也好。”
 
菊岛虽然对自己的落选感到难过,却对周余冶报以很大期望,“我有个姓周的朋友,我希望他能够上场比赛,他要是在比赛打进决胜的一球,那我会感觉很高兴的。”
 
 
小周和他踢球的日本同学
对于自己选择的30人球员,仲田教练给出了自己的理由,“要考虑整个队伍,相比于个人能力突出的球员,更倾向于搭配出更可能成功的整个团队。小周有些时候不是很稳定,不过他有身高的优势也很努力。”
 
不管怎样,周余冶都和自己的学校的队友踏上了全国大赛的征程。
 
略有遗憾的梦
 
周余冶的父亲开车前往比赛地,准备观看儿子的比赛。虽然在刚开始并不支持孩子踢球,但随着小周的努力,父亲的态度也慢慢的在转变。“高三我进入了日本航空的A队以后,因为爸妈也看到了我这方面的努力,觉得我可能是真的喜欢足球,慢慢也开始理解一些,有机会能参加高中全国大会的比赛也是他们的梦想。”
 
第一场比赛日本航空高校队将面对香川西,小周入选了比赛的20人大名单,他很早就开始热身了,184cm的小周在众多队友中身高显得很突出,但球队在90分钟内战平对手,通过点球大战击败了香川西。
 
 
球队胜利是最重要的,仲田教练的目标可是全国冠军,“日本的年轻球员胜负心更强,他们好像每次训练每次比赛都当成自己最后一场比赛一样在拼命。我感觉在中国踢球的时候,大家没有这样的担忧。”小周也认同。
 
第二场比赛就印证了小周的说法,日本航空在首场比赛中队长因为伤病缺席,对阵丸刚的比赛伤愈复出,这让小周想起了队长曾经对球队的贡献,“因为是同一届的学生,很清楚他的努力刻苦,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在比赛时,队友永远抱着希望在比赛,我觉得很大因素是因为大家觉得队长一定会带领他们获胜的。”
 
比赛将小周拉回现实,球队开场不利,2球落后,但并没有人放弃,最终3-2逆转了丸刚挺近8强。小周依然在球场下作为看客看了一整场,没有上场。
 
第三场比赛中,日本航空高校开场就猛攻,却被濑户内打入一球,球队一直在进攻,小周也很着急,他们一次次的把球吊入禁区,比赛最后十分钟,日本航空只剩下1个换人名额,此时的小周已经换上比赛服,等待上场。但最后一个换人名额,并没有换上小周。
 
 
虽然进入了大名单,但小周并没有获得上场的机会。
“当时下半场快结束的时候,大家都非常着急进攻,从后场长传到禁区,如果在场的话,头球身高优势。”日本航空高校的全国大赛征程也就此止步。更衣室内,球员们都哭了,“真的很想跟你们一起打入四强”。
 
在场外等待的应援团、家长们已经等候多时,仲田教练对他们说,“你们一定要多夸夸孩子呀,他们真的很棒。”
 
“我真的很希望上场,很想为球队做出一点贡献,很多人说我们进入八强是奇迹,我其实觉得我们的确拥有那样的实力,努力的程度也不输给任何人。只是我自己能力还有很多不足,没有在全国赛场出赛的确很遗憾”
 
 
没能更进一步,日本航空的更衣室里哭成了一片。
至于小周最终并没有登场的原因,仲田教练也有自己的看法,“既有团队战术的考量,也有他个人技术有待提升,还有好胜心方面的原因,他的身高是他强大的武器,但我认为他现在还没有充分发挥优势。 ”
 
以后就想踢职业足球
 
被淘汰的阴影并没有持续多久,日本航空高校足球队就开始了新一次的训练,球队中也已找不到高三年级学生的身影。结束了全国大赛的征程,小周也开始了自己的职业足球梦,J2联赛球队水户蜀葵签下了周余冶。
 
日本高中全国选手权大赛结束后,不少球员都签约了职业球队,“日本的高中足球不仅仅是踢足球这么简单,我知道在中国校园踢球的人很少,但是在日本,高中足球的球员数量非常庞大,里面有很多的天才,完全不输给职业梯队的球员。
 
在学校里,教练可以管理我们的每天整个24小时,我们永远有压力,感觉很严酷。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日本的高中才能走出这么多优秀的球员吧。”
 
 
中国少年谈中日足球差距
小周所说的中国校园踢球的人很少是存在的,这也是中日足球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至于全国选手权大赛,带给年轻球员的不仅是胜利的欢呼和遗憾的泪水,更有职业足球梦想的执念,“梦想就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每天都在不断地努力,自己还有很多的不足,没有想太多未来的事情,我想先能活在足球界,只是还想继续踢球。”
 
小周说自己也有过另外一个梦。
 
“我从来没有进入过什么国字号,有做过这个梦,感觉是很荣耀的事情,如果有机会去,我肯定会睡不着吧。”
上一篇:恒大继续连胜得看能耐多大 战国安塔利斯卡或坐替补席
下一篇:名记曝杜兰特在勇士感觉被孤立 只有一小将与他关系密切